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十六章 交手
    白玉笙仍旧对阵“魉”,而沈云楼也挑“魅”做对手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执拗似乎正好贴合了对方的意思,“魅”见到沈云楼冲过来,直接便散出一团毒雾,随即拔出袖中软剑便朝着沈云楼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毒雾有多毒?

    运送囚车的街道有六丈宽,可以并行十二辆马车,稍有清风吹过,一丁点毒雾散入围观的百姓中,嗅到的人立即浑身发痒,随后好像疯了一般乱捉乱挠,不一会儿整个人便血肉模糊,倒在地上便断了气。

    你说狠不狠!你说毒不毒!

    不过好在这毒雾一出,现场有了轻微的伤亡,否则拥堵在街道中的人肯定还不想离开现场,继续一睹这场江湖一流高手间的争斗。

    沈云楼已经是第三次与“魅”交手了,他心知要躲开这阵毒雾,才能靠近“魅”的身旁,当即便从背后扯出一块九尺见方的破布,攥住一角便朝着“魅”的方向乱扇,片刻后毒雾散去,便继续持刀朝着“魅”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后者见状自然是吓了一跳,要知道上次沈云楼还是靠憋气和自己打的,因此自己换了这种沾到身体便会产生毒性的药粉,而今他竟然也换了套路,这又则能让她不生气!

    “南疆的毒蟾粉,一两粉末,百两黄金,竟然都被你这样浪费了!”

    “魅”怒斥一声,闪过沈云楼一刀后,转身也朝着对方刺了一剑,却怎料他见一刀未果,竟不再像以往再补一刀,而是后退两步预谋着下一次攻击!

    想不到,经历上次的事情,这小子聪明了不少,看来...要想制伏他有些麻烦了!

    “魅”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声,打定主意便继续与沈云楼缠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白玉笙经过上次的教训,也不再尝试与“魉”硬碰硬了,接连闪过数道刀光之后,退出足有三、四步远,盯着那一刀刀砍下的位置,似是在研究“魉”的刀法。

    “你这龟孙儿!可敢接爷爷一刀!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胆别拿刀砍啊!”白玉笙听到“魉”喊话,觉得好笑便回敬了一句。

    而“魉”见状,无奈只能继续手持关刀追着白玉笙砍,心中猜得到他想拖延时间,可奈何脚程不足,要追上白玉笙着实需要费一些气力。

    四人之间,你一来我一往,虽然招招暗藏杀机,可偏偏双方都没受到一点伤害,这可着实让“魅”和“魉”急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没看到他们两个想要拖时间吗?赶紧速战速决,若是迟了小心生变故!”陈怀安看得出来白玉笙和沈云楼心底的想法,当即便朝着四周观望,忽然瞧见四道光影从屋顶转瞬即逝,心中便猜到墨子柒几人恐怕还有伏兵!

    对了...只看到那两个打架,那个...墨子柒呢?

    陈怀安眯着眼睛继续打量着场内环境,忽然瞧见一道白影从屋檐下钻了出来,随即化作人形,心中一紧,便指着关押屈湛的囚车方向喊道:“有人劫车,快拦住她!”

    开玩笑,虽说墨子柒不懂功夫与拳法,但化作战斗形态后,一身的力气和灵巧也绝非常人能比,只是数个呼吸间,看守囚车的五、六个衙役便已经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嘶!看不出来,这个墨子柒还挺厉害!

    陈怀安一直以为墨子柒会一点花拳绣腿罢了,可如今见到她一拳一个练家子,心里也免不了慌张,刚准备转头从囚车旁逃开,却怎料墨子柒已经蹲在身后,甚至还咧着嘴朝自己笑。

    “别走嘛!~你给我设下这么多圈套,不就是想来玩玩嘛?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来了...今天便陪你玩个痛快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话落,墨子柒伸手便攥住了陈怀安的衣襟,看似要朝着他白净的脸蛋上打一拳,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恨,却怎料旁边伸出一只手,捏住了墨子柒手腕关节,随之一转,便迫使墨子柒不得已的松开了手!

    付愚屠!看来宝刀未老啊!

    墨子柒化作战斗形态后,虽然力气大了数倍有余,可偏偏学不会怎样控制自己的力气,见到付愚屠捏住自己的手腕,便想着用蛮力挣脱,可谁知付愚屠的手掌好像老虎钳子一般,紧的厉害,纵使墨子柒纤细的手腕发紫,都没能挣脱他的束缚!

    “狐狸崽子,想要从老骥手中挣脱,你还嫩了点!”

    说话,付愚屠抬起手掌便好像要继续锁墨子柒的肩膀,以便将她按在地上制伏。

    可谁想,忽然不远处的屋顶传来一阵炸响,随后便瞧见漫天的瓦片朝着街道砸了下来,惊得付愚屠只得松开墨子柒的手腕,拉着陈怀安躲进了随行的轿子内。

    这等破坏力,应该是那个包子丞没错了,他...既然在旁边,为什么不直接出手?

    付愚屠拉开感觉外面的动静轻了,探出头朝着方才炸响的方向瞧了眼,眯着眼睛似是想到了什么......

    当然,付愚屠才刚的想法,也是墨子柒想要问的,毕竟此时街道围观的百姓已经离开了,按理说包子丞应该立即出现才对,可方才自己险些被付愚屠制伏,他都没有出现,难道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吗?

    话说,以他那么强悍的势力,竟然也会遇到意外?

    此时留给墨子柒思考的时间并不多,方才砸下来的瓦片已经使得成片的衙役倒在了地上,甚至在囚车周围砸出了一片空白的区域。

    墨子柒深知机会一旦错过,很难再回来,当即便上前尝试解开囚车上的锁链,可谁料忽然一柄刀扎在了囚车的木栅上,吓得墨子柒猛地打了个激灵,再回头却见付愚屠盯着自己笑道:“既然想拖时间,何必那么着急走呢?”

    废话!我打又打不过你,留在这里被你戏弄吗?

    墨子柒瞧见付愚屠近身,连忙纵身一跃,跳到距离付愚屠两、三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狐狸崽子,别以为老骥真的捉不住你,背后数百的守城军,他们站在原地没动,难道你心里没有数吗?”

    有数?有什么数?

    墨子柒听到付愚屠的话明显有些不知所云,不过既然已经被他骗过一次,墨子柒便不再会掉以轻心了!

    当即,墨子柒摆好了架势,看模样是打算跟付愚屠“破釜沉舟”了......
为您推荐
    出现错误!
    出现错误!

    错误原因: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!

    error: Too many connections

    返 回 并修正